军营观察家丶 军报记者:@新排长,老排长和你聊聊关于“蹲苗”那些事儿

2019-04-15 16:23 来源:军营观察家丶 军报记者 浏览:171

@新排长,老排长和你聊聊关于“蹲苗”那些事儿

军营观察家丶 军报记者 今天

与身处一线的排长们拉拉呱——

蹲下去,那道彩虹离你并不远


■侯典荟 解放军报记者 胡春华


排长是部队的兵头将尾,他们直面战士,负责全排的一切“军政事务”,大到练兵备战的导向能不能立起来,小到一纸通知能不能落下去,都与排长的能力素质密切相关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基层排长能力怎么样,战士的本领就怎么样。因此,基层排长的岗位,使命光荣、责任重大。


宰相必起于州部,猛将必发于卒伍。


作为一名排长,不能眼高手低,只望星空,两脚离地,眼睛一味向上看,把基层当“跳板”,把“蹲苗”当“镀金”。要知道,建立在沙砾上的楼阁经不起风吹。今天“蹲下去”是为了明天更好地“立起来”。有位资深军事专家说得好:“军官若只为官衔,世间便再无战将”。


干事创业不可能一帆风顺,尤其是新上任的排长,遇到这样那样的困难和挫折在所难免。如果一受到批评就受不了,一碰到困难就逃避,一遭遇挫折就消沉,最终只会半途而废。


所谓“蹲苗”就是多历练、长见识,强本领、蓄能量。遇到困难和挫折并不可怕,把控好、处理好了,就是台阶和垫脚石;不去处理、不会处理就成了大坑和绊脚石。既然是“蹲苗”,就要端正态度,放下身段,深深扎根于基层的沃土,耐得住寂寞,坐得了“冷板凳”,经得起“暴风雨”。虽然难免会有痛楚、有失落、甚至会跌倒,但只要有“黄沙百战穿金甲,不破楼兰终不还”的勇毅,总会看到“长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”的那片风景。


冲锋,永远是军人最美的姿态。


天正高,风正疾。最美好的年华适逢最美好的时代,应该擦出最耀眼的火花。人生能有几回搏,施展抱负正当时。应做鸿鹄上九天,不做燕雀绕屋檐。


排长一毕业,组织上就交给一支队伍,可谓“天降大任于斯人也”,虽然“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”,但这种平台和机遇,不是谁都可以拥有,不是什么时候都有。骏马拥有广阔的疆场才会驰骋万里,良将拥有坚实的平台才会百炼成钢。我们没有理由不热爱,没有理由不珍惜。


退一步说,即使因为位置少没有得到提升,你拥有了一份对生活真切的体悟、锻打了一份人生的成熟和刚毅,何尝不是一份沉甸甸的收获?淌过的汗、流过的泪,都不会成为一场虚无。


排长同志,蹲下去吧,那道彩虹其实离你并不远。攒足了底气,到哪儿都是一把好手。


聆听时代浪拍涛响,在迈向世界一流军队的征途中,眼下正在“蹲苗”的排长们正处于年富力强的好时段,必将成为强军兴军的骨干力量。更高的职务、更重的担子在等着你。不是奔官衔,而是为责任。可以说,一茬茬排长在基层蹲扎实了、培养好了,人民军队将更有底气面对世界新军事变革的风起云涌。


长话短说,对照杨排长的“蹲苗”经历,我们期待每一名排长都能够认真思量:苗该怎么蹲?基层怎么干?将来怎么办?同时,各级领导也要及时靠上去多帮带,给他们搭舞台,让他们有平台,从而凝聚起强军兴军的不竭力量。



作为培养干部的有效途径,新毕业的学员都要下连队“蹲苗”当排长。但并不是所有的排长都能领悟到“蹲下去”的真谛,有的排长难免纠结迷茫。本期特邀老排长杨文超同新排长们交交心——


从杨排长“蹲苗”,看自己长啥样


■黄志伟 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赖文湧


蹲下去怕起不来

“到基层去,到边防去,到一线作战部队去!”几年前,杨文超军校毕业,满怀激情地来到第73集团军某旅发射连。


然而刚任职排长不久,杨文超看到的、听到的关于“蹲苗”的那些事儿,却让他心里打起鼓来。


与杨文超在同一个营任职的李排长,在基层一“蹲”就是四年,刚毕业时连主官都叫他“小李”,如今却习惯喊他“老李”。任职四年没挪窝,现在的“老李”很郁闷。


通过与分配到其他单位的军校同学交流,杨文超了解到,陆军中像李排长这样,毕业“蹲苗”三五年还是排长再正常不过了,副连职一干七八年也不鲜见,有的排长甚至已经30多岁了。


“干着干着没了激情”“蹲着蹲着习以为常”……甚至还有人蹲到最后不愿意起来,熬年头、等转业。


“军校毕业的干部年纪轻轻,蹲蹲苗也没啥。”入伍第八年作为优秀士兵提干的单排长感慨道,“我本来年龄就偏大,这一蹲都30多了,后劲儿不足,基本就等着脱军装。”


排长们能够理解,这是军队体制编制调整改革不可避免的阵痛:改革大背景下,军队员额裁减30万,其中陆军占大头,旅里干部编制大大压缩,“蹲苗”排长多、副连职岗位少的矛盾较为突出。


杨文超清楚眼下“僧多粥少”的矛盾,他更想知道,基层的优势是什么?尤其是作为一名排长的优势。


接到毕业分配命令后,杨文超就在网上搜索相关信息,网页跳出的前几条,都是关于“博士排长”倪志军的新闻。


这个提前一年以全优成绩毕业的博士,来到单位从一名普通战士干起,之后又在班长、排长、副连长等8个基层岗位历练。倪志军调整心态,踏实“蹲苗”,虚心学习,补齐短板,岗岗干得精彩。倪排长后来成长为某新型导弹营的首任营长,带领官兵很快练就发发命中的绝技,如今已升任该旅副参谋长。


眼见为实,排长在“蹲苗”期,有蹲不下去的,但也有相当一部分排长蹲得很成功。


后勤专业毕业的张亚宾,阴差阳错被分配到导弹营当排长,但这个“门外汉”不认怂,“蹲苗”两年就以“新操作手”的身份参加实弹射击,连续三个季度被评为“神剑之星”,得到集团军领导高度评价。


优秀士兵提干的“老排长”吴德广口头禅是“看我的,跟我上”,野外驻训安营扎寨总是挖第一锹、挥第一镐,重大演习期间运用熟练掌握的几种通信手段,带领全排圆满完成指挥所通信保障任务,被该旅评为“十佳强军精武精英”……


对照这些标杆,杨文超心里更不平静了。堂堂博士毕业都心甘情愿下基层摔打历练,老老实实蹲下去从排长干起,自己又有什么理由瞻前顾后、畏首畏尾呢?他暗暗给自己定了个“小目标”:踢好“头三脚”,给大家留个好印象,半年后借调机关帮忙,第2年在机关落编,第3年干个连主官……


杨文超拽紧绳索奋力攀登阻绝墙,一寸一寸向上挪动。李源耕 摄


当蹲下去的时候

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杨文超没想到,“头三脚”还没踢出去,自己却先“崴了脚”。


那周,杨排长第一次担任连值班员。周一早上组织队列训练,虽然前一天晚上他就将流程在脑中预演了好几遍,早起又练了一遍,但真正站在全连官兵面前,看着百十双眼睛盯着自己,杨文超愣是忘词了……


“一班长,队列训练由你组织。”连长见状赶紧叫一班班长卿滔救场,杨文超红着脸快步回到队列中去,仿佛当头挨了一棒。


早上的队列训练仅仅是个引子,集合时查不清人数、开饭前不会指挥唱歌、晚点名时讲评讲不到点上……杨文超值班第一天就闹出不少笑话,心里七上八下。


“你的能力素质距离一名合格的排长还差得远啊!好好总结总结吧!”当天晚上,杨文超从连长房间出来,虽然挨了批评,但心里畅快多了。漫长的一天终于结束,不知是因为天气太热还是神经紧绷,杨文超身上的迷彩服一整天就没干过。


作为排里的老班长,卿滔一开始是看不上杨排长的:体能不行、书生气重。五公里跑得还没新兵快,最后差点“吊车尾”;单、双杠一练习勉强还能做几个,但二练习开始就“熄火”;导弹专业理论讲得头头是道,真到训练场操作起装备来却“玩不转”;休息时间一个人闷着头摆弄手机,和大家玩不到一块儿……


不知怎么与战士谈心交心也是杨排长的一大短板。一名战士因为失恋,睡不好觉、吃不下饭,杨文超发现后,主动上前谈心劝解,两人“尬聊”了半天,战士却依旧愁眉苦脸,杨排长最终只能找指导员求救。


训练、生活上遇到的很多困难问题,大家发现找杨排长解决不了,都习惯越过杨排长直接找连主官请示。杨文超被“晾”在了一边。


尽管被“架空”,心里很别扭,但杨文超真真切切感受到,当好一名排长不容易、不简单。


俯卧撑训练,杨文超带头给自己的背囊加量加重。李源耕 摄


蹲下去到底蹲什么

从那一刻起,杨排长打消了所有的念头,彻底把心态放平稳,扎扎实实蹲下来,专心种好自己的“一亩三分地”。


杨文超找到干部骨干虚心请教。“干部干部,先干一步。”指导员的8个字让他如梦初醒。“其身正,不令而行;其身不正,虽令不从。”连长的提醒也让他恍然大悟。


从那以后,集合站队,杨排长总是第一个到位;五公里武装越野,他次次跑在排头;各类公差勤务,他也冲在前面。


野外驻训时,一天晚上暴雨倾盆,眼看积水就要漫出排水沟灌进帐篷,杨排长裤腿一卷,第一个冒着大雨冲出帐篷,脚踩泥泞、挥起铁锹开始扩挖排水沟。战士们看到排长这架势,一个个抄起家伙跟着上。


为了快速提高体能训练成绩,杨文超坚持每天拿出一小时休息时间给自己“加餐”,节假日也不例外。排里战士看在眼里,都劝他:“排长,悠着点,体能考核能过关就好,没必要自讨苦吃。”


他嘴上答应着,心里却把吃苦当“吃补”。环形跑道上,他穿着10公斤的负重背心跑五公里,天天坚持打卡;障碍训练场上,他一次次地从障碍物上跌落,但又一次次倔强地站起来重新发起冲刺;练习攀登,他的双手被攀登绳硌得血肉模糊,但仍然抓紧绳子一寸一寸向上挪动……


大家发现,训练场上,杨排长的口令越发硬朗和自信,组训方式也越来越熟练。经过一年的摔打磨练,这位25岁的排长脸黑了、手糙了,瘦了足足十多斤。他带领全排在对抗演习中圆满完成实弹发射任务,并在年底综合评定中被评为优秀。


更让杨文超欣慰的是,排里不管老兵新兵,不再把他当“外人”了,有什么心事,都愿意找他商量和求助。杨文超也乐意给他们出主意、想办法,业余时间和大家伙黏在一起,玩玩牌、打打球。连长夸他有排长的样子了,杨文超也越来越自信。


又是一年秋天,转眼间杨排长已经进入“蹲苗”的第3个年头。士官选取刚刚结束,他就从营长那里接下组织新选取士官集训的任务,制作集训计划、安排住宿、规范内务……各个环节,方方面面,杨文超想得周全,抓得到位,营连主官都对他刮目相看。


两年多来,野外驻训、对抗演练、实兵实弹演习,杨文超一次大项任务都没落下,经历过西北荒漠的风沙扑面,也见识过东南沿海的风高浪急;在寒冬野外冲过凉水澡,也在高温的战车里值过班。


有人问他,毕业3年了还没提副连长,怎么还这么拼?


杨文超说:“没有提,说明我还得继续蹲。不过,排长这个岗位确实有学头、有干头,我只负责做到优秀,剩下的听组织安排。”


是的,干好了,组织不会埋没你。2018年底,由于工作表现突出,杨文超被旅里表彰为“优秀基层干部”;2019年1月,杨排长升任指保连副连长兼军体教员。


越蹲越感到有滋味

杨文超任副连长的命令一下,不少人给他道喜:“恭喜恭喜,当副连长了,连队武有连长,文有指导员,你不直接管兵带部队,这下可以歇歇脚了。”


然而,杨文超并不这样想。


每天早上,他依旧雷打不动提早起床,和战士们一起跑跑跳跳,跟着队伍练体能。


训练场上仍然活跃着他的身影,他喜欢和骨干交流装备操作、维护保养方面的问题。在他心里,武器装备就是军人的朋友,不经常接触就会日渐生疏。


节假日期间,杨文超总会把战士从排房里拉出来透透气,在篮球场上硬碰硬PK一下,在楼前石桌上甩甩牌放松放松,或是在文娱室里玩玩桌游、下下棋。“不能总沉迷在手机游戏的世界里,出来遛遛心情更好,战友之间还能交流交流感情。”


杨文超已经喜欢上或者说习惯了基层的这种味道和氛围。阳光洒在脸上,他带领着情同手足的兄弟,训得起劲、练得痛快,其乐融融。


当然,在新岗位上,杨文超还会不可避免地遇到一些新情况、新问题,但他不再犯怵。他已经习惯了开动脑筋想办法,把别人的带兵经验转化成自己的工作抓手。


有次连长休假,他按照规定代理连长职责,负责全连的军事工作。没想到第二天刚上训练场,杨文超就发现人数不对。他敢抓敢管,查漏补缺,维持良好的训练秩序,切实履行好一个代理连长的职责。


杨文超越蹲越感到有滋味,脑子里总有想不完的问题,手里总有干不完的活。从发射连到指保连任副连长,杨文超面对连队多个专业多个操作手岗位,起初是有点发懵的。有人跟他说,副连长协助主官抓好管理就行,没必要啥装备都会,但杨文超并不这么认为。在他看来,作为一线带兵人,如果连手中武器装备都不熟悉、玩不转,还有什么资格带兵?


走上训练场,杨文超老是黏在专业骨干身边,不耻下问,深钻细研,不仅仅满足于会操作,还要把原理搞清楚。在3月中旬的专业定级考核中,担任现职不到两个月的杨文超顺利通过所有课目考核,并取得优秀成绩,连队官兵都给他竖起了大拇指。


杨文超已不再满足眼前的现状,不仅要把工作干顺溜,还要干出彩。他一边吮吸着基层丰厚的营养,一边怀揣着强烈的本领恐慌意识,一点一滴给自己充电蓄能。忙完一天的工作,杨文超宿舍的灯光总是亮到很晚很晚……


本文刊于2019年4月15日《解放军报》

“军营观察”版


军报记者微信发布

编辑:胡春华、向晓昕;

编审:张华婧

投稿邮箱:jfjbwx@163.com;

转载请注明来源

本站【www.jk6.cc】微信公众账号开通,欢迎关注获取更多精彩内容!

上一篇:军报记者: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,这些知识你应该知道

下一篇:军报记者 :新兵实现逆袭,原来是进了这个“夸夸群”.......

© 2009-2017 黑龙江百姓之家 www.jk6.cc 黑ICP备14003881号-1
如有侵权,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加QQ:8808678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