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间故事会:真是太巧了,五十块大洋,牵出一桩情杀案

2018-05-10 20:26 来源:《故事会》 浏览:483

原标题:五十块大洋

——王小有、郭春英

前言

“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”。这话从过去讲到现在,事实证明是至理名言,今天我来讲这个故事,那才是“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”呢……


故事发生在民国初年

说是有个年轻人,名叫文秀,是城里一家绸缎庄的帐房先生,拿现在话来说,就是会计。由于他为人老实,工作认真,很受老板的赏识,那年年底,老板付给他五十块大洋的工钱,让他回家看看。

文秀家在乡下,离城里还有一天的路程,他已经整整一年没有回家了,所以那天他起了个大早,挎上那个包着五十块大洋的包袱勿勿上了路。

他出了县城,觉得小肚子憋得慌,想“方便”。这野地里当然没有厕所,只得在山坡上一座新坟旁边的草丛里将就,他摘下包袱,放到前面,便蹲下身来,这时,一支小灰兔。三蹦两跳地来到文秀前面,一口咬住沉甸甸的包袱,就往后拖,文秀心理想,那里面可包着我一年的辛苦钱呀,你小小兔子,你想拖走它,也太自不量力了,所以他蹲着依然没动,心想,我看你能把包袱拖多远!


小灰兔好像一点也不在乎文秀的嘲笑,只是使劲地拖呀、拖呀,居然将五十块大洋拖出一丈多远,文秀心想,不能让它再拖了。可等他刚刚站立起来,只听哗啦一声响,兔子和包袱全都不见了。文秀猛一吃惊,慌忙提着裤子,四处一看,傻眼了;原来草丛有个地洞,小灰兔拖着包袱钻进洞里去了。

这下文秀急了,用手一挖、土倒很松,便使劲地挖了起来,直挖的浑身冒汗,两手出血,还是不见自己的包袱,他细细一看,这地洞直通新坟,想找回那五十块大洋,非挖坟不可了。

文秀心理清楚,挖坟可是件犯忌的事,心须得到坟主的同意才行,他到村里一打听,知道那座坟的主人叫刘凤,坟里埋的是她死了不久的丈夫,她现在的丈夫是县城里的一名警察,名叫李旺。

文秀找到坟主李凤,把事情原原本本讲了一遍,最后提出了挖坟找钱的要求。刘凤一听,顿时脸一沉说:“你想挖坟?那可不行!别你你五块大洋,就是五十支金元宝也只能自认晦气!”

文秀碰了一鼻子灰,觉得很伤心。出门干了一年,没带回一文钱,怎么向父母交待?而且那五十块大洋,是一支小灰兔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拖走的,别人知道了还不笑掉大牙?他愈想愈觉得窝囊,便走进一家酒店。要了二两酒,两碟小菜,想借酒消愁。

谁想他酒还没进口,突然蹦出一支大花猫,从酒桌上一掠而过,“乒乒乓乓”将酒和菜全都蹬到地上,酒洒了、菜没了、菜泼了、碟子也打碎了,而那大花猫却若其事地站在窗台上,冲着他“喵喵”地叫。文秀一看火上浇油,心想,这是他娘的什么世道!蛭兔子欺侮我、也猫子也欺侮我,不由得怒从心头起,恶自胆边生,随手操起一把茶壶,狠狠地朝大花猫砸了过去。


大花猫见飞来个“炮弹”,调头一蹦跑了,那茶壶什么也没砸着,却“嗖”地飞出窗外,正好砸在一个过路行人的脑袋上,只听那人“哎哟”一声,顿时鲜血直流,而这个被砸伤的恰恰又是个警察,他就是刘凤现在的丈夫李旺。

凶手浮出水面:

一个平头百姓,把警察打成这样,那还了得!李旺被送进医院救治,文秀则被带到县衙门问罪。

到了县衙门,文秀大喊冤枉,并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。为了验证文秀的话是否属实,县衙门派了一个班的警察到现场挖掘银元。

十多个警察根据文秀的指点,挖的挖、扒的扒,刘凤闻讯赶来阻拦,任凭她大哭大闹,也无济于事,眼睁睁地看着丈夫的坟墓挖去了半边,露出了棺材板,这时,大家发现棺材板的旁边有上个包袱,解开一看果然是白花花的银洋,一数,确有48块,一问文秀,文秀说,仔细一察看,千真万确是50块。那么还有两块银洋哪里去了呢?警察中有个班长,他细细一察看,发现棺材板上有个窟隆,正好和银元一样大小。

事情很快汇报到县长那里,县长也觉得蹊跷,便决定开棺检查,看看那两块银洋是“钻”进棺材里去了。

那天县长亲自带了一帮子人,浩浩荡荡来到坟地,附近老百姓得知这一消息,都纷纷赶来看新鲜事,男女老少,人头挤挤,把坟地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经过一阵忙碌,在众目癸癸之下,打开了棺材,尸体开始腐烂,但仍然完整,奇怪的是在死尸的两只眼睛上,明晃晃地盖着两块银洋。忤作上前拿掉银洋,发现死者两只眼睛里各打一枚铁钉。

经过验尸,证实死者是被人掐住脖子室息而死,显然这是一起谋杀案。县长当即下令:逮捕刘凤。

刘凤知道事情败露,只得如实招供


原来她的丈夫叫张贵生,是个做棉布生意的商人,终年在外边奔波,虽说刘凤不愁吃穿用,却耐不住寂寞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刘凤和小青梅竹马,如今当了警察的李旺相遇,而李旺又是个好色之徒,于是一来动起来往,很快就勾搭成奸。从此,李旺成了李凤家的常客,明里表兄弟相称,暗中形同夫妻。

一天晚上,李旺和刘凤正在鬼混,被回家的张贵生撞上了,他们便把张贵生活活掐死,为了防止张贵生死后报复,李旺还往他的眼睛里钉上了钉子,使他成为瞎鬼,认不出仇人,无法闹事。

真相大白,李旺是杀人凶手,立即逮捕归案。不久,这对男女被判死刑,刑场就选在张贵生坟前。

一桩杀人案到此划上了句号,但人们却七嘴八舌;有人认为,这是死者冤魂不散,变免变猫,鸣冤血仇;也有人说,这个案子在破获,全是碰巧,不过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做了坏事,迟早总是要暴露的。

(题图、插图:谭海彦)《故事会》1998年第2期,总239期。

本站【www.jk6.cc】微信公众账号开通,欢迎关注获取更多精彩内容!

上一篇:央视一套:双胞胎兄弟,4年斩获40余个冠军!这,就是00后!

下一篇:工人日报:快递单写这四个字千万别收?你没准又被套路了......

© 2009-2017 黑龙江百姓之家 www.jk6.cc 黑ICP备14003881号-1
如有侵权,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加QQ:88086788